市文明单位(和谐校园)创建
小工厂创造的大奇迹——记上海昂电电机有限公司的创新创业之路

143 路公交车终点站闵行区江川 路站下车,沿着荷巷桥路走上 10 分钟的路程,周围的厂区显得有点破落,道路也有点泥泞。在这条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看似普通的工厂,它是上海电机学院的校办企业——上海昂电电机有限公司。这家貌不惊人的企业足够震撼人心,它不仅是德国西门子公司全球本土外仅有的两家电机特级维修点之一(另一个维修点在美国),而且还终结了几十年来中国本土核电主泵电机出岛维修的历史,为国家节省了上亿元的费用,大大提升了中国核电的安全系数。更为重要的是,它向世界宣告了中国制造的强大能力。在建设全球科创中心征途中的上海,这无疑增加了一抹鲜艳的亮色。2016年夏天,一场全国范围内的核电电机运行状态检测及故障诊断技术研讨会在这里进行。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等巨头企业的工程师们云集一堂,一场场高水平的技术报告引来阵阵雷鸣般的掌声。但是在突飞猛进的背后,还有一些隐忧考验着身处其中的高校和企业高管们:如何突破体制和机制的障碍,让企业能够健康持续地发展下去,更好地为中国的先进制造业发展保驾护航?

受益于市场换技术

电机是工业的粮食,它的原理是利用电磁感应定律,实现机电能量转换。在我们的日常生产生活中,几乎每个领域都需要用到电机。上海昂电电机有限公司的崛起纯属偶然。1991 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技术人员黄平成承包了上海电机学院的一块空厂房,利用闵行周边大型电机企业比较多的便利,开始了电机维修的业务。当时上海电机厂的工程师应纪昌和很多星期天工程师一样,来往于国有企业和校办工厂之间。为这家初生的小工厂解决各种技术难题,是他的工作之一。谁也不曾意料,这个小工厂居然在市场风雨中存活了下来,而且效益很好。1996 年,当时的上海电机技术高等专科学校为适应校办企业的规范化建设,成立了校办企业——上海昂电电机有限公司,黄平成进入体制内工作。与此同时,学校实习工厂的吴长龄也加盟其中。因长期从事科研教学,吴长龄对普通电机的构造和维修了如指掌。应纪昌也从上海电机厂调入上海昂电电机有限公司担任副总。从1996年到2016年,这20年是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20 年,也是上海昂电电机有限公司快速发展的 20 年。一开始企业瞄准电瓶车的电机维修市场,后来开始承接三菱电梯的电梯电机维修业务,接着又成为了上海轮胎公司的电机定点维修单位。企业的发展吸引了德国西门子公司的关注。在接触两年后,西门子终于放心地将电机特约维修中心设立在了这家不起眼的小公司,2013 年更是将其升格为西门子电机特级维修中心。伴随着维修技术导入的还有德国西门子公司的工匠精神。在应纪昌看来,这是一种无声无息的渗入。西门子公司经常在我们这里派驻工程师,德国人做事特别严谨。我们过去企业管理是按计件算,很呆板;而他们的理念是干活的时候拼命,休息的时候彻底放松。虽然管理成本不高,但效率却出奇地高。 与西门子合作后,上海昂电电机有限公司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并逐步进入钢 铁、化工、煤电等各个行业的电机维修领域。

不断突破坚硬壁垒

机遇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中国高端电机维修市场占有率达到全国第一的上海昂电电机的强势表现引起了核电企业的关注。这是中国人心中难言的痛楚:主泵电 机是核电系统的心脏,但是中国人却在制造和维修核电系统的心脏中明显缺乏 竞争力。在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核电技术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但是对于主泵电机的维修总是三缄其口。世界上提供主泵电机维护和修理的国家只有法国。在法国 的阿尔法公司,一台主泵电机的检修明码 标价高达7000万元。因为是垄断,全世界的发展中国家都不得不千里迢迢将电机运抵那里,连还价的余地都没有。 中国人能否打破这个坚硬的壁垒? 2016 年,秦山核电站的一台主泵电机被送到了上海昂电电机有限公司。公司辟出了一块专属区域,配备好企业最先进的维修设备,一支电机维修的精锐小分队迎难而上。在上海烈日炎炎的三伏天里,十多名骨干全副武装,开始了紧张的检修之路。上海电机学院也派出一支骨干科研队伍,随时随地破解技术难题。他们按照事先模拟了千百次的步骤将电机拆解,然后再仔 细地把加热器处的积油一步步清理干净。但是困难总是不期而遇,在回装过程中,转子的垂直度无论如何都无法对准,技术骨干和科研骨干开了两个通宵的会,画了一张又一张图纸,然后多次模拟运行,最终解决了难题。

    第一台主泵电机检修终于大 功告成,测算下来的检修费用仅仅 100 多万元。这个消息一下子在中国核电企业里掀起了巨大波澜,中国核电电机的检修终于迈出了历史性的步伐。于是,第二台主泵电机运抵了企业,紧接着是一份又一份的订单…… 一个核电机组,岛外的高压电机有200多台,低压电机有上千台,岛内的核心电机也有多台,上海昂电电机有限公司的大好前景已经拉开了序幕。公司总经理黄平成的心中,画出了一幅幅美妙的蓝图:要打造亚洲最好的核电电机维修中心,要制定中国的核电电机维修标准……(摘自《上海科技报》,有删节)

文章搜索

 
 
进入编辑状态